儒学高等研究院2016年度各类研
[中国新闻网]庞朴追悼会济南举
[图]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挽
[图]庞朴先生吊唁厅
[图][新闻综合] 山东大学终身教
[图]青年庞朴照片
教育部唁电
饒宗頤先生唁電
余英时先生唁电
李泽厚先生唁函
[中国新闻网]庞朴追悼会济南举
[图]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挽
[图]庞朴先生吊唁厅
[图][新闻综合] 山东大学终身教
[图]青年庞朴照片
教育部唁电
饒宗頤先生唁電
余英时先生唁电
李泽厚先生唁函
我院人才培养结硕果
当前位置:首页 > 对外交流 > 正文

韩游记-张楠
作者:儒学高等研究院   来源:儒学高等研究院   时间:2015-04-19 14:43:06   浏览次数:1735

 

回国那天,刚好赶上学院的迎新晚会。清楚记得一个男生深情演唱了《我爱你中国》。之后我对朋友说,也许以前听这首歌不会有太深感触,但那晚心里却像激起层层海浪,无法平复。祖国,心有千千结,欲说还休……

在韩国生活稍久,就会发现韩国人真的是很矛盾的群体——既谦逊有礼,又冲动暴躁;既保守传统,又创新求变。步入近代,西方文明几乎将整个国家重塑,人们的穿着、饮食等无处不体现出这种改变的斧迹。国民更是以迫不及待的态势欲跻身世界文明之国的前列。但东方文明所赋予其传统的文化基因却不可改变。因此,整个国度给人的感觉是异常矛盾的。

不得不提的还有对容貌近乎严苛的追求——都知道韩国人注重仪表,讲求衣着整洁,可初来乍到的我还是被“全民武装”的阵势吓到了。从稚气未脱的女生到年近花甲的老奶奶几乎都是带妆出行。不仅女性,涂着BB霜出门的欧巴和头发梳的一丝不乱的大叔也让我自愧不如。记得一次在地铁上,看到对面端坐一位近六旬的妇人,穿着合宜,一身精致素雅,前襟有意佩戴一朵亮色的胸花。不禁会想她今天应该会拥有不错的一天,见到她的人同样也会是心情愉悦。

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在地铁上,如果拥挤的一排座位中一人下车,旁边的人会立马坐上去,空出自己原来的位置,即使过不了多久,上车的人又会把座位填满。发现了好几次之后我知道不是巧合。这大概是一种全民约定俗成的习惯,想给予他人更多的自由空间。事实确实如此,韩国地铁上通常是异常安静的,不少人还保有车上阅读纸质书的习惯,所以即使打电话,也会让音量降到最低。出了国,自然会特别注意“国别”。自己一向粗枝大叶,看到韩国人如此注重细节,便不敢马虎。然而目睹了一些国人在外的表现,却令人心寒——同样在地铁上,有一次看到一位中国大叔斜倚在对面一排空位上,操着方言肆无忌惮的打电话,整个车厢都回荡着他的声音,他却在众人侧目下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坐在对面的我尴尬万分,不知道该怎样提醒。这是我在韩国最不希望听到别人说汉语的经历,而且至今我还记得一位老妇人临下车前一直回头紧紧盯着那位中国大叔的眼神——她的表情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鄙夷。

除了自觉遵守社会规范,韩国人对于每个个体的尊重还体现在事故发生之后。去年4月“岁月号”沉船事件有304名游客丧生,且多数是学生。在韩国历史上发生这样重大的灾难堪称“国殇”。印象中这件事故到最后得到了较彻底的处决,甚至总理也引咎辞职。本以为一切已经平息,然而事发近半年,当我参观光化门时,却发现依旧有大批的死者亲属聚集在广场和地下通道里,用自己特有的方式悼念逝去的生命。而不远处,就是朝鲜王朝的旧时王宫——景福宫及现任首相的办公邸——青瓦台。这样的指向意义其实再明显不过。然而没有人驱赶他们,他们也没有要离开的迹象。直到我最后一次路过光化门,还看到那些死者亲属,也许直到现在他们还没有离开。我猜想这些示威者仍不满意最后的判决结果。但无论怎样,抗议本身已经成为一种警示——莫让悲剧再次上演!想起年末在清溪川看灯展,首尔几乎全城出动。其实韩国人也很爱热闹,年轻的父母带着孩子再加上外国游客不到天黑便将那里围得水泄不通。工作人员在每个关口严把,确保每次只放行一小部分游人下桥观看。虽然直脾气的韩国人怨声载道,但也无奈配合。我和同学见此情形只能放弃,直到第二次来才看到灯展。去年回国后发生的第一条重大新闻就是骇人听闻的外滩踩踏事件,我立马想到同样异常拥挤的清溪川灯节却秩序井然,震惊之余实在无法理解为何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同样,景福宫之行也令我十分难忘。在光化门看完古代仪仗表演后,我和同学饶有兴致的准备参观景福宫。虽然之前早有耳闻,但进去之后还是令我们失望不已。作为韩国封建社会后期的政治中心,保留下来的建筑其实并无太大规模,且样式只是粗略的借鉴了中国古代宫殿的外形,就连匾额和楹联上也全是汉字。不多久,我们就匆匆转完了整个宫殿。再进殿旁的博物馆参观,古朝鲜移植、接受中国文化馈赠的事实比比皆是。从制度、礼仪、婚丧的习俗到天文历法、建筑、服饰、中医、书法……无法想象,如果没有中华文明,古代朝鲜将落魄为怎样的文化荒漠?!

参观完博物馆,一路不平。好像自己家的好东西被抢走,反而促成别的地方得到更快发展。中韩两国现在面临的不就是这样滑稽的局面吗?想我中华泱泱大国,五千年文明延续不断,威仪远播欧亚,受益的岂止日、韩两国?然而现实是流传几千年的中国文化的精髓似渐行渐远——“臣门若市,臣心是水”的气节被贪官污吏亵渎;“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的劝诫被不法商贩抛在脑后;“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美德被社会公众淡忘……我不是十足的乐观者,仅仅像落魄者回忆往昔的富足是令人生厌的。所以,我所能、所想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努力,更好的守护中华文化。

对于祖国,左手是恨,右手是爱,尽管现实有诸多不尽如人意,却依旧有种奋不顾身想拥在怀中的冲动。我相信,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有一些词语会永远闪烁耀眼的光辉,譬如公正、自由、文明……那个“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的大同世界,依旧会勾起人心底最深的向往。是时候,我们该正视《狂人日记》中至今没有得到回答的疑问——“从来如此,便对吗?”如果曾经有一刻你强烈的想要改变,如果曾经有一夜你的内心被现实撕得生疼——不想、不甘、不能忍受,那么改变就在此时、此地、此身!

在韩共计一百一十余天,拾其片段凑泊成文,是为记。

下一篇: 山东大学研究生海外留学基金管理办法(试行)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2006-2008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50100
电话:0531-88364672  传真:0531-88564672  E-mail:wszyjy@sd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