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堂概况         专家队伍         人才培养         招生就业         学生活动         听课感悟
首页 > 学术活动 > 正文 今天是:

拜访学术名家李伯重先生
作者:张怡雯  来源:儒学高等研究院  上传:ddd  发布时间:2015-06-08 14:35:09  浏览次数:1848

2015517日拜访著名学者李伯重先生,对我来说,是一件终生难忘的事。

下午15:30,我前往学人大厦拜访李先生。走到李先生住的703房间门口,恰逢一位先生正在敲门。李先生此时应该正在休息,过来给我们开门。对于这种冒昧的打搅,我感到过意不去。不过李先生却丝毫不以为意。他是一个精神矍铄的长者,谈吐平和温雅,使人顿生亲切之意,是那种“望之也温,即之也温”的学者。他邀请我们在沙发上坐下,还问我们“我要去开下空调,你们热不热”,感觉非常随和。李先生平和的话语伴着空调的逐渐降温,让我逐渐平复了之前激动并紧张的心情。

那位先生先向李先生告知明日他坐飞机反回北京的行程安排,其中安排了几个学生全程陪同他前往机场。听到这里,李先生马上说“我不用学生陪我,我自己可以去,我也没什么行李,就这个包——你看。外国的学者都是独来独往。”那位先生说,安排的学生都是给了报酬的,得干活。他就说:“报酬就让他们拿了好了。学生平时课业很忙,专门陪我一趟就挤占了他们学习时间。”李先生接受西方平等观念的影响,非但不愿意端架子,连这么琐细的事情都为学生考虑周全。然后,这位先生向李先生请教了他博士论文写作过程中的几个问题,李先生都耐心地一一解答。李先生是研究经济史的,擅长于运用数据和案例,也善于逻辑严密的论证分析。他所举的案例生动而有贴切,他做出的分析即使是口头表述,在提问者听来也是纲举目张条分缕析,逻辑十分贯通。他虽然说话慢悠悠的给人以温和之感,但是思维却非常敏锐,回答提问者的问题很有针对性,论不轻出,言出必有所据。而且,在回答这位先生问题的过程中,李先生也没有忽略坐在一旁的我,他会向我询问“某某学者的书你应该看过吧?”“某本书它是什么内容的,应该对你们有所启发”之类的问题,形成气氛活泼的互动。虽然他的回答并不是针对我的疑问,但是我静听李先生的言谈,从李先生分析问题的思路和方法上获益良多,也从李先生的谈吐举止间真真切切感受到大师身上如同湖水一般沉静而邃远的学养。

我与李先生的攀谈就以我的学年论文展开。我奉上我的学年论文《硖石米市——对民国时期粮食集散市场供销格局的围观考察》,说明这是我本科三年级的学年论文。我说,我的切入点很小,通过分析还原民国时期一个粮食业市场的典型案例——硖石米市的供销格局,希望能稍稍展现民国粮食贸易的一个侧面。不敢说以点带面有所揭示,却希望能通过多角度、比较全面的探索,把案例范围内的问题说清楚。李先生十分和蔼,他赞许说:“本科阶段,题目就是要小一点才好。你现在是本科三年级,能把很小的题目研究透就不错了。”一旁的王学典院长问我,使用的材料从哪里来?我回答,一部分是民国时实地调查的经济资料,一部分是海宁市档案馆藏的民国档案。因为海宁档案馆藏的档案保存状况好,比较有体系,因此可以利用的空间很大。王院长告诉李先生,我这篇论文是杜泽逊老师推荐的尼山学堂论文报告会第一名。进而,王院长向李先生介绍了尼山学堂的基本情况。尼山学堂是中途招生的,在各个院中选拔优秀的对文史学科感兴趣的同学。王院长问我:“你原来是什么学院的?”我答管理学院。王院长进而解释说:“他们来自很多不同学院,一部分是人文社会科学专业的,另外还有很多理工科的,比如机械的,医学的等等。他们都是对文史哲感兴趣自主来报名的,可能并不是父母的意愿,但是自己的意愿很强烈。”李先生很感兴趣,他说中途招生这个方法好,又问每届大概多少人。王院长答道:“每年从大约七八十人的报名者中选拔二十五个左右。你们这届多少人?”我答24个。李先生对王院长说,这样的话,选拔出来的都是精英了。于是,他笑着转向我:“那么你是尼山学堂第一名,是精英中的精英咯?”我马上回答:“我忝列第一,很惭愧,自己的文章就有所发明的标准来说,真是不值一提,只不过是下了点死功夫而已。”李先生听了这话,却说:“现在的年轻人肯下死功夫才是好呢!很多研究生不肯下死功夫,水平还比不上你们本科生!”李先生拿起我的论文稍作浏览,问我:“我看你的论文,你是想做历史研究的?经济史方面的?”我回答:“我想做历史地理。我去年的学年论文写的题目是研究清代方志对明清之际抗清殉节事迹的记录方式的历时性变化,这两篇学年论文唯一的共同点是问题都由方志出发。因为我对江南的地方区域史很感兴趣,因此阅读不少方志,问题也往往从阅读方志的过程中出现。”李先生问:“你的文章是研究经济史的,和历史地理有什么关系呢?”我只好将我写作的过程老实交代来:“我开始的时候是想写交通史的,描写江南的水网和交通,后来发现题目太大,就缩小了范围。而恰巧,江南的粮食贸易网络,市场分布的网络是和江南水网重合的。”王院长说,李先生正好是研究明清江南社会经济史的,写过不少明清江南研究的专著,而且对山东地区也十分熟悉。我立马向李先生提及我拜读过他的专著《江南的早期工业化(1550-1860)》,李先生对于江南早期工业化的研究和论述,对我写作论文的过程启发很大。我发现海宁地区历史上,经济作物挤占粮食作物空间的情况很严重,进而导致粮食供应不足,从而牵引出粮食的长途贸易,并形成了规模甚大的硖石米市。李先生问我:“你是哪里人?”我说就是海宁的。他笑了,“怪不得写硖石呢!”原来李先生对江南的情况早就了如指掌。他说:“这就是贸易的地域分工的问题,海宁适合种植棉花,而且种植棉花效益高,他就可以专业种棉,而从其他地方以较低的成本获取粮食。这是一种比较完善的市场下的地域分工。”李先生稍稍抖了抖自己的家学渊源,说自己的父亲李埏先生就是搞明清史的,是经济史的专家。李先生依然对我研究经济史非常赞许,他向我介绍山东大学与香港科技大学的合作项目(按:“香港科技大学—山东大学‘环球中国研究’联合培养项目”),三年山大培养,最后一年去港科大学习,获得去香港学习一年的机会,视野就会不同。我连连点头,感谢他的建议,因为学术视野的拓展对于后期学术潜力的开发是至关重要的。

最后,因为已经打扰李先生很久了,而且王院长前来也是专程拜访,我就向李先生示意不便继续打扰了。李先生说,我留下你的两篇论文等回到北京再看,明天就要动身回清华了。王院长提议,你既然获得这么难得的机会和世界上最一流的经济史专家交流,就留个李先生的联系方式吧。我正要去包里掏纸笔,李先生却立马说不要找了,伏案在簿子上用漂亮的字体写下了他的邮箱,然后撕下递给我。我向李先生致以打扰的歉意,向他告辞。晚上讲座结束后,我拿着李先生的大著请他签名,李先生一眼就认出我来:你是张怡雯嘛!然后,他非常郑重地在扉页上写下“张怡雯同学存念”。李先生对后辈的关怀,由此一览无余。

与李伯重先生面对面交流,是我有限的学术生涯中可遇不可求的“巅峰时刻”。从大师的言传身教中,沉淀下知识,点拨出方法,熏染我的还有蔼如春风的学者风采。李先生关心学生,奖掖后学的师者风度,无疑给我这个初探学术门径的后辈以莫大的鼓励。

在窃喜之余,我最应该做的是感谢杜泽逊老师和王学典院长的引荐。早在论文报告会结束的时候,杜老师就提议我就此文向李伯重先生请教。我是个做事畏畏缩缩的人,觉得李先生德高望重,我不便打扰他,此事于是不了了之。515日,杜老师告诉我17日有李伯重先生的讲座,杜老师表示可以让王院长推荐我的论文。我知道这是杜老师和王院长为我创造的一个难得的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我一面等待杜老师和王院长的消息,一面小心翼翼的准备和李先生的见面。王院长向李先生事先介绍了我的情况,当我拜访李先生,未曾谋面之下,李先生就已熟知我的名字和我所属的学院,让我这个战战兢兢的后辈感觉十分温暖。这一切都是老师们的良苦用心所在。再次向关心并帮助尼山学堂同学的各位老师致以崇高的敬意和真挚的感谢!

                                                                 2015525日于尼山学堂

上一篇: [图]炎帝祭礼逢恩师
下一篇: 尼山学堂举行首次学术报告会

山东大学尼山学堂2013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