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堂概况         专家队伍         人才培养         招生就业         学生活动         听课感悟
首页 > 学术活动 > 正文 今天是:

听刘小成老师讲《孔氏南宗的历史与现状》
作者:王小函  来源:儒学高等研究院  上传:ddd  发布时间:2015-12-17 09:01:37  浏览次数:1480

“携取鹤归清献里,载将书入仲尼家。”提起仲尼家,自然而然地会想到曲阜。在此之前,我都不知道,原来在衢州还有另一座孔庙,另一段故事。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一条历史的支流悄然地流淌着,有一天突然与之相遇,这种感觉是很神奇的。 

刘小成老师做过孔祥楷先生的助手,是孔氏南宗研究方面的专家。我随着老师的讲述,回溯这段往事,来到了建炎南渡时期。衍圣公孔端友、族长孔传等人,保护孔子及亓官夫人楷木像、吴道子《孔子像》、孔道击蛇笏南下。在今天很难想象他们当时历经多少艰难,才到达了衢州。孔庙有三座楷木像,分别为孔子、孔子之母颜氏和孔子妻丌官夫人,相传是子贡为先师守灵时所刻。颜氏像在南渡时已遗失。另两座像也因战乱而饱经磨难。越听它们辗转起伏的身世,越感觉它们好像家国命运的一面镜子。国家治乱,它也颠沛流离,待拨乱反正,它又安然回返。咸丰年间,“得于卖饧者担头”的归来是那么奇妙,让人不禁想到冥冥之中的某种力量。但孔氏族人的竭力护持,才是我们能在今天有幸看到来自千年前的赤诚的原因。听老师讲到沦陷的那几年,孔繁豪先生护送圣像的事迹,实在不能不对孔先生敬佩。我在这艰辛的守护中看到了一颗传承千年的赤子之心。“1946年迎回圣像。”这短短几个字,包含了太多内容。然而我只能感慨,却说不出话来。 

元人召孔洙归鲁奉祀,孔洙以仁道让爵。朱彝尊说:“元人思复立大宗,而宗子不受,能以礼让,是人之所难也。” 从孔洙让爵到孔彦绳复爵,南宗又历经几百年风雨。建炎以来,“思鲁”是一条看不见的线,它把飘游在外的游子与北方的故乡连接在一起。“枕平湖以象洙泗,面龟峰以想东山”、“仿曲阜之制,追鲁庙之遗”的菱湖家庙虽已不存,但“思鲁”的情怀一直在流传。所幸我们在今天的衢州,仍能看到孔氏南宗的新桥街家庙。它基本仿山东曲阜形制,只是规模小了一些。我们不久前,才去西安、北京游学回来。听说学长、学姐此前还曾去曲阜参观。我人在济南,却很少走出去,在我的印象中,曲阜三孔仍是中学课本里的一张图片。如果有机会能把两个孔庙都走一走,看看当代人的祭孔,一定会有不少收获吧。 

在学堂里,大家讨论时都放得比较开。刘小成老师一一解答我们的问题,这个环节有另一种精彩。我们能听到很多不一样的想法。有人问到了南北孔氏的交流情况,有人和老师探讨孔氏南迁背后的深层含义,有人注意到了孔氏族人的姓名……一轮答疑下来,我对刘小成老师佩服极了。老师对孔氏家谱、孔氏的历史极为熟悉,他能把这棵枝繁叶茂的大树的每一根枝条、每一片叶子都指给我们看,我们一下子看见了这棵大树所经历的荣枯。他还为我们讲述孔祥楷先生如何授课,如何身体力行地工作,衢州的儒学怎样普及……我能感受到老师们对自己从事的工作万分热爱。在尼山的半年,有幸受到了很多教诲。老师们讲到他们致力研究的领域,都是这样,充满了热情,好像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劲儿。不只一位老师对我们说,做我们这一行,有很多“不足为外人道也”的快乐。如果有一天,我也能感受到这样的快乐,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我这个人比较喜欢躲在下面,很少发言,感觉自己学识浅薄,问不出太有价值的东西来,也就不问了。不过这一次,我的心里也有好几个想法。比如,衢州与曲阜祭孔有什么差别、幼儿读经的可行性及实践的情况,还有孔祥楷先生具体的工作情况是怎样的……可是我最后不知怎的就问了个偏门的问题,搞得在场的老师、同学都笑了。我说:“如果孔祥楷先生是最后一位奉祀官了,那么以后谁来延续奉祀官的职能,谁来对孔庙负责呢?”后来我反省了一下自己当时的想法。我想:总得有人把这些好东西传下去,告诉后世子孙,我们的祖先是这个样子的。在博物馆里,看到那些陈列的文物,我想到的也是这个。还记得在一节中外艺术史课上,我们欣赏了韩国成钧馆大学的雅乐表演录像。一年以后,记忆中古朴而悠长的旋律已然斑驳。但曲终时,那止乐的敔声,近来常在耳畔响起。

上一篇: 尼山学堂师生赴曲阜、泰安游学考察顺利结束
下一篇: 尼山学堂举行首次学术报告会

山东大学尼山学堂2013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