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高等研究院2016年度各
[中国新闻网]庞朴追悼会济
[图]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
[图]庞朴先生吊唁厅
[图][新闻综合] 山东大学终
[图]青年庞朴照片
教育部唁电
饒宗頤先生唁電
余英时先生唁电
李泽厚先生唁函
[中国新闻网]庞朴追悼会济
[图]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
[图]庞朴先生吊唁厅
[图][新闻综合] 山东大学终
[图]青年庞朴照片
教育部唁电
饒宗頤先生唁電
余英时先生唁电
李泽厚先生唁函
我院人才培养结硕果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动态 > 正文

学无藩篱 志在薪传
作者:刘铁梁   来源:儒学高等研究院   时间:2015-12-16 09:25:03   浏览次数:1448

各位老师们、同学们:

今天是庆贺李万鹏教授八十华诞的日子,我们所有到场的和未能到场的学界同行、朋友,特别是人数众多的学子们,都感到非常的兴奋,因为我们可以借助这样一个时机,向李万鹏教授表达或者遥寄深深的祝福和无比感激的心情。此时此刻,我们都会因为与李万鹏教授有过亲切的接触,受到过他多方面的指导、帮助和教诲而感到万分幸运。我们在与他的交往中从来没有任何芥蒂,总有如沐春风的感觉,特别能够感受到在他身上有一种将做人与做学问结为一体的高尚情怀。

在此,我仅以个人的印象来概括地说一下李万鹏教授在民俗学、民间文学学科建设上所担当和发挥的重要作用。

在最近的半个多世纪里,在山东大学民俗学的发展建设当中,李万鹏教授是从一位年轻新人的奋斗开始,直到成为一位承上启下、开拓创新的领导者和一代名师。他参与了20世纪5060年代民间文学教学和研究的实践,从关德栋教授等前辈手中接过了深厚的学术传统,也接过了一个特殊使命,这就是让高校的学术能够与人民大众的历史创造和火热的现实生活紧密地联系在一起。1979年以后,在高校全面恢复民间文学和民俗学学科时期,他积极推动了这一类学术的研究和人才的培养,并且在改革开放的时代潮流中让这一类学术焕发出新的活力。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李万鹏先生成为一名立足山东、影响全国的民俗学领军人物。

李万鹏教授对民俗学、民间文学的独特贡献,我个人以为主要在三大方面:

第一,有开阔、包容的学术修养,能突破不同学术间的藩篱,使俗文学、民间文学和民俗学的研究得以融会贯通,使书本知识、文献资料的利用和田野调查的收获相得益彰,从而促进了中国民俗学的深入开展。

我们都知道,李万鹏教授在年轻的时候就打下了文献研究的坚实基础,他对于山东省内外库藏和私藏的有关俗文学、民间文学、民俗志的文献资料,都比他人有更多的了解,有过很多搜集和整理的业绩。所以,在研究中,他常常能够理清那些看似扑朔迷离,实则有线索可循的材料。比如,我们会注意到,他在相声溯源这方面的研究中,对于相声的称谓、表演形式,还有所谓“说、学、逗、唱”的艺人口诀等方面的材料,都作出了清楚的梳理和精到的解释,但是他认为这些还不是问题的全部,他更加看重的是,以幽默、讽刺、滑稽为核心特征的相声和历史上其他一些表演艺术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他认为这是根系相生和彼此包含的关系。他指出,相声与口技、说话、文字游戏、雏形戏剧等诸多技巧和表演形式之间就都是这样的关系。例如在元杂剧中,就有跳出戏剧情节,甚至与剧中人物性格相悖的“抖包袱”式的斗嘴表演,实际上是相声的本源之一。

李万鹏教授在相声溯源、地方戏曲、俚曲、鼓词、鼓书艺人、地方传说、节日习俗、民居建筑等诸方面都有研究,提出了很多真知灼见,体现出博古通今的学术追求。他的业绩是值得我们敬佩的,也是值得我们拿来反省自身的。

李万鹏也是肯于行万里路,经常走向田野去栉风沐雨的学者,这与他在少年时期就在家乡有过艰苦的耕读经历有关。他在带领山东大学民俗学研究生进行实地调查时,既发挥了指导的作用,又听到了民间百姓的心声,并能够将那些鲜活的生活文化 书本文化进行相互对照,从而提升了民俗学对民间创造、民俗现象的解释力。比如,他在《三界首张秋问俗录》中,发现了运河流域的很多民俗现象都是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和文化内涵的。再如,他在曲艺等研究方面之所以能够观察入微,也离不开他对这些艺术表演的现场观察,包括与艺人们的直接交流。

第二,李万鹏教授在山东大学民俗学学科点的建设中,发挥了一代名师的薪火传续作用,树立了教书育人的高尚风范,为后继人才的成长做出了全身心的贡献。

关于这一贡献,我以为要由他的弟子来具体叙说,他们的记忆中不知有多少关于李老师的没齿难忘的故事,是我很难来转述的。我只想说明一点,李万鹏教授是山东大学民俗学研究所里所有学生的实际导师,因为他不只在课堂上授课和在田野作业中身体力行,而且随时随刻都会在家里接待学生。面对学生们的求教,他总是能够毫无保留地提供自己的研究心得和文献资料,给学生们以战胜困难的勇气和信心。所里每一个学生的成长,都离不开李老师这位辛勤的园丁。

第三,李万鹏教授为民俗学与时代发展的生活实践紧密结合开辟了一道宽阔道路,他在学术为社会服务的工作中担当重任,尽心尽力,使民俗学发挥出应有的社会影响。

他担任山东民俗学会首任会长,与山曼先生一道,是省内外很多民俗学人和老百姓的知心朋友。这来源于他对民俗学经世致用性质的认识,1991年他在《民俗改革和社会稳定》一文中,特别提出要将民俗学学科建设和社会发展相结合的思想。他的《山东方志风俗论初探》,虽然是梳理清代和民国时期的资料,分析文人们在不同时期、不同环境下所拥有的不同风俗观,但是在字里行间都体现出他对民俗学如何辅助当下生活变革的现实思考。

他以非常宽容和鼓励的态度,与叶涛、简涛等年轻人一起为办好《民俗研究》,开好山东省民俗学会的每一届年会,不辞辛劳,付出了宝贵的时间和巨大的精力。现在,他的这种精神仍然在后继的刘德龙、张士闪、朱振华等一批民俗学会的组织者和《民俗研究》编辑人员身上被继承下来。

李万鹏教授在民俗学领域中的贡献,具有担当时代使命的意义,尤其为山东大学民俗学学科特色和优势的形成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如今的山东大学民俗学,以民俗学田野研究、应用民俗学和古代民俗文献研究为三大特色,是国内一方重镇,在海外也有不俗影响,李万鹏先生的贡献绝对不可低估。他的贡献还将继续下去。

祝李万鹏教授健康长寿!

 

 

上一篇: 尼山国学大讲堂第十八讲:陈其泰教授谈“《国语》历史地位再审视”
下一篇: 尼山国学大讲堂第十七讲:祁志祥教授谈“国学中的人文价值系统”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2006-2008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50100
电话:0531-88364672  传真:0531-88564672  E-mail:wszyjy@sd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