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高等研究院2016年度各
[中国新闻网]庞朴追悼会济
[图]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
[图]庞朴先生吊唁厅
[图][新闻综合] 山东大学终
[图]青年庞朴照片
教育部唁电
饒宗頤先生唁電
余英时先生唁电
李泽厚先生唁函
[中国新闻网]庞朴追悼会济
[图]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
[图]庞朴先生吊唁厅
[图][新闻综合] 山东大学终
[图]青年庞朴照片
教育部唁电
饒宗頤先生唁電
余英时先生唁电
李泽厚先生唁函
我院人才培养结硕果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动态 > 正文

蒋维崧先生编写词典的贡献
作者:刘聿鑫   来源:儒学高等研究院   时间:2016-09-26 09:24:28   浏览次数:665

  蒋维崧(1915-2006)先生是我国著名语言文字学家,书法篆刻家,山东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曾兼任中国训诂学研究会学术委员,《汉语大词典》副主编,山东省语言学会副会长。主持编写几部词典,为我国词典建设作出很大贡献。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出版前,印过三次征求意见本。1960年蒋维崧先生看了《现代汉语词典》第一次征求意见本,说还是有问题。蒋先生有个习惯,看书发现问题,或作记录,一般是放到一边算了。我就催蒋先生:“我们要对《现代汉语词典》负责,对广大读者负责,一定要把意见寄去,请《现代汉语词典》编辑室修订参考。”第二次征求意见本印出,蒋先生看了对我说:“上次寄去的意见都改了。”

  一次我到蒋先生家,他在看《辞源》。他把发现的《辞源》四五处错误,一一讲给我听,也给董治安老师讲过。董老师说:“发现《辞源》这些错误真不容易,蒋先生功力深呀!”

  文化大革命,大家都学习毛主席著作。山东大学中文系提出编写一本《毛主席著作成语典故解释》,帮助大家学习毛主席著作。蒋先生任编写组组长,拟订词目,大家编写,蒋先生定稿。《毛主席著作成语典故解释》1970年1月出版。书传到北京大学中文系,游国恩教授看了,认为编写很好,给山东大学萧涤非教授来信,要去一本。

  1971年受山东人民出版社委托,山东大学中文系编写《学习字典》。编写过程中,蒋先生从安排编写体例,审改初稿,到定稿,看清样,都付出了大量劳动。当时极左思潮泛滥,片面强调思想性,为词书编写造成了很大困难。蒋先生仍坚持科学性,使《学习字典》编写工作,能沿着正确方向前进。蒋先生提出言之有据,反对编写词典辗转相抄的陋习。这是一本收字最多的小型字典,释义简明审慎,受到著名语言学家丁声树先生肯定。文化大革命几年,社会上缺乏字典。这本字典出版,解决了学生学习语文的急需。

  1975年邓小平同志主持中央工作时,经周恩来同志批准编写《汉语大词典》,这是国家重点科研项目。

  蒋先生主持山东省的《汉语大词典》编写工作,特别重视编写质量。他首先抓编写队伍的培养,反复告诫同志们,这是一次熟悉目录版本,学习和运用文字、音韵、训诂知识的极好机会。在看书收词积累资料阶段,他一再提醒工作人员要认真细致,为下一步利用资料的人提供方便。卡片摘录例句要完整,原书有注释的应择录注释,原书没有注释,尽量加注或提示出处。全编写组同志做的卡片,他都审阅。他在审阅《齐民要术》的卡片时,解决了注本未能弄明白的问题。如书中讲烹饪,多次用到“奠”字,他提出据《广韵》“奠”与“饤”同,这正是实际用例。“饤”(音定):食品堆叠貌。诸如此类,都提高了卡片的质量。

  进入编写阶段,蒋先生再三强调,要认真查核资料,保证无误。又提出分列义项,要注意词义的概括性,建立新义项应广搜用例,求其确凿可信。要保证质量,不能贪多求快,以写好为原则。蒋先生经常和编写组同志们讨论研究编写中存在的问题,经常提醒大家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一)分析词义要注意词义的变化。有的同一个词词义古今有变化,要注意它的区别。

  (二)释义要抓住要害,力求准确。有的词解释众说纷纭,要深入研究,抓住词义的要害,得出确切解释。

  (三)要认真审核资料,不能收破词。如“奴官”,有的词书释为“唐时出身低贱的下级军官”。原例句的断句应为“北门奴,官太盛”,收“奴官”是破词。

  (四)要从上下文义推求,要与其他书中的用例互证,避免臆测。

  蒋先生以身作则,认真审核释义稿,一直奋战了十个春秋。由于先生的不懈努力,纠正了以往词书不少错误,又归纳出许多新义项,补充和更换了大量书证,大大提高了稿的价值。《汉语大词典》主编罗竹风曾在大会上说,蒋维崧先生审过的稿子,不用再审了。《汉语大词典》经过四百多人十年努力,终于出版了。

  山东大学历史系刘敦愿教授对我说:“我的朋友是牙科大夫,问我牙签的历史,我请教蒋公。蒋公说:‘要查江南二陆的作品,陆云有一篇参观魏武帝遗物的文章,其中有牙签。’顺手从书架上取下《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找出晋陆云《与兄平原书》:‘一日案行,并视曹公器物……梳枇剔齿,纤綖皆在。’‘剔齿’即今日之牙签。《太平御览》中也有,文字有出入。”

  我去查《汉语大词典》第5册第281页牙签义项③,没有引陆云的书证,而是引了清乔松年《萝藦亭札记》卷六:“陆云与兄机书,记曹公器物有剔齿纤,此即今所用剔齿之牙签。”《汉语大词典》编写原则是“源流并重,古今兼收。”《汉语大词典》“牙签”条编写者没有由“流”而溯“源”,只引了“流”,时间晚了1300年。复审、三审、决审也没有审出,令人遗憾!

  且“剔齿纤”断句有误,应是:“梳枇剔齿,纤綖皆在。”

  蒋先生说,“牙签”《太平御览》也有。我查中华书局影印1960年版《太平御览》,在第3册3174页。

  蒋先生说:“‘生吞活剥’见唐刘肃《大唐新语》。据说李义府写过一首五律,被一个叫张怀庆的剽窃了去,在每句头上加两个字,换成一首七律,便当成了自己的诗。张怀庆素来就好偷名士文章,所以在当时人们中流传着嘲笑他的两句话:‘活剥张昌龄,生吞郭正一。’张昌龄,今本《大唐新语》作‘王昌龄’,就时代论应是张昌龄。张昌龄、郭正一在初唐都很有名。”

  刘肃《大唐新语》原本作“王昌龄”就错了。王昌龄是盛唐著名边塞诗人,晚了几十年。《汉语大词典》未有辨析改正,也引作“王昌龄”。蒋先生指出来,可以看出蒋先生读书认真精细。

  1982年左右,四川等省编写的《汉语大字典》编委会几位同志来山东大学《汉语大词典》编写组进行工作交流。《汉语大字典》一位同志在会上介绍了他们编写《汉语大字典》的甘苦,成功与挫折,其中谈到在编写当中,有一个词XX,用了很大力气,至今未找到用例。这位同志刚说完这句话,蒋先生就到书架上取下《文苑英华》翻阅。这位同志发完言,蒋先生就拿着书把找到的用例给这位同志看。《汉语大字典》编委会几位同志很高兴,立即作了记录,表示感谢。困扰《汉语大字典》编委会多时的问题,就这样轻松的被蒋先生解决了。蒋先生渊博的学识,令人叹服!

上一篇: 说《经檀道济故垒》
下一篇: [图]关于《“文明病”历史科学与美国医疗社会保障问题》讲座成功举办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2006-2008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50100
电话:0531-88364672  传真:0531-88564672  E-mail:wszyjy@sdu.edu.cn